秋澄 | 秋气堪悲未必然,轻寒正是可人天2019-10-17 15:41:45

undefined

 秋凉晚步 [杨万里] 

秋气堪悲未必然,轻寒正是可人天。

绿池落尽红蕖却,荷叶犹开最小钱。


undefined


| 从 一 片 落 叶 开 始 |
节气·秋分
 
秋分刚过。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曰:「八月中,解见春分。」南方的气候由这一天起,也开始入秋。
 
秋,在古代是肃杀的象征,一切生命都在秋天终止。诸多诗词描写秋日,总使人读之有悲秋之意,而我却最喜欢那句:「秋气堪悲未必然,轻寒正是可人天。」
 
秋风飒飒,秋雨萧萧,一切都显得那么凄凉冷落。秋天真的是让人感觉悲凉的季节吗? 
 

undefined


| 秋 分 三 候 |
节气·秋分
 
初候,雷始收声。鲍氏曰:雷,二月阳中发声,八月阴中收声,入地则万物随入也。
 

undefined


二候,蛰虫坯户。淘瓦之泥曰坏,细泥也。按《礼记》注曰坏益其蛰穴之户,使通明处稍小,至寒甚乃墐塞之也。
 

undefined


三候,水始涸。《礼记》注曰:水本气之所为,春夏气至故长,秋冬气返故涸也。《国语》曰:辰角见而雨毕,天根见而水涸,雨毕而除道,水涸而成梁。辰角者,角宿也。天根者,氐房之间也。见者,旦见于东方也。辰角见九月本,天根见九月末,本末相去二十一余。
 

undefined


| 满 耳 秋 声 |

节气·秋分

 
一千多年前的某个秋夜,欧阳先生夜里读书,忽闻有声音从西南方向传来,初听时如淅淅沥沥的雨声,其中夹杂着萧萧飒飒的木叶声,忽而变得澎湃突起如波涛骇浪,忽又铿锵有力如人马行进。便问童子,这是什么声音?
 
童子答道:「月色皎皎、星光灿烂、浩瀚银河、高悬中天,四下里没有人的声音,那声音是从树林间传来的。」
 
予曰:「噫嘻悲哉!此秋声也。」
 

undefined


一首《秋声赋》让我们感受到欧阳先生对秋日的敏感,这秋声仿若他的心声。今朝你我所听秋声,倒也不必同《秋声赋》中那般变化急剧和来势猛烈,却是能让你我平日里忽略的所有细节,都清新可见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听秋雨打窗,「雨静悄悄地下着,只有一点细细的淅沥沥的声音。桔红色的房屋,像披着袈裟鲜艳的老僧,垂头合目,受着雨底的洗礼。那潮湿的红砖,发出有刺激的猪血的颜色和墙下绿油油的桂叶成为强烈的对照。」(张爱玲《秋天的雨》)
 
在张爱玲笔下,秋天的雨不似春雨温润,不如夏雨轰烈,只剩下淅淅沥沥细碎的声响,柔柔绵绵地铺开,像银灰色黏濡的蛛丝,在天地间布开的网,网住了整个萧索的秋天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undefined

这个时节,就该在鄙野乡间,去体会满耳虫声。
 
「其实它们每一个都是神妙的乐师,众妙毕集,各抒灵趣,那有不成人间绝响的呢。虽然这些虫声会引起劳人的感叹,秋士的伤怀,独客的微喟,思妇的低泣,但是这正是无尚的美的境界,绝好的自然诗篇,不独是旁人最欢喜吟味的,就是当境者也感受一种酸酸的麻麻的味道。这种味道在一方面是非常隽永的。」(叶圣陶《没有秋虫的地方》)
 
在叶圣陶先生笔下,寂寞无声的无虫之秋,是多么的无味干燥,没有生气,秋夜正因为有了这些秋虫细碎的声响,变得丰富而有意味。
 

undefined

undefined

undefined

秋天的风吹过,感受得到风的温度,响起的却是落叶婆娑的声音,这大概就是秋风独有的声线。
 
「梧桐叶子开始簌簌地落着,簌簌地落着,把许多神秘的美感一起落进我的心里来了。我忽然迷乱起来,小小的心灵简直不能承受这种兴奋。我就那样迷乱地捡起一片落叶。叶子是黄褐色的,弯曲的,像一只载着梦的小船,而且在船舷上又长着两粒美丽的梧桐子。」(张晓风《秋天,秋天》)
 
秋雨深巷,秋虫唧唧,落叶曲径,好一片生气秋声。耳畔伴秋声,坐看静秋一轮玉,秋风晚凉一杯茶,甚好。
 

undefined

undefined

 
| 多 食 之 秋 |

节气·秋分


说文解字中,「秋,禾穀孰也,从禾。」秋到,百谷成熟,林间有说不完的果实和秋日美味,听着就是个好吃的季节。
 

undefined

每逢老秋,树上的石榴全都咧开了嘴儿。秋天少不得要吃石榴。
 
石榴在中国人眼里视为吉祥之果,是多子多福的象征。石榴原产波斯一带,公园前二世纪时传入中国。据晋·张华《博物志》载:“汉张骞出使西域,得涂林安石国榴种以归,故名安石榴。”

undefined


石榴是一种浆果,营养丰富,果皮可以入药,果实可食用。石榴的果实一颗颗,如红色宝石一般饱满剔透,看上去闪闪惹人爱,不过要吃上这可口多汁的果粒,着实考验人的耐心。剥皮时要轻柔,不要刮破果粒的嫩皮,要粒粒饱满地拆下来,一把投入嘴里咀嚼,尽享这珍贵的汁水融于唇齿间。
 
那么问题来了,你吃石榴吐籽吗?

undefined

undefined


秋日最暖心的小零食,非它莫属。
 
梁实秋在《雅舍谈吃》中谈到,栗子以良乡的最为有名。在以前每逢秋节过后,是栗子卖得最火热的时候,街上支起大锅,当街开炒,栗香四溢。栗子在石英砂中受热均匀,翻炒过程中加入麦芽糖、蜂蜜、植物油,这就是南北通吃的“糖炒栗子”。
 
路过买上一小袋,要热腾腾刚出锅的那种,捂在手里,孩子们没有不爱吃栗子的。

点击下方图片,回看板栗全文

#秋日风物 | 不如来举个栗子#

undefined

 

undefined


很多时候我在想,自己之所以那么喜欢秋天,或许更多的是因为秋天有肥美的大闸蟹可以吃吧。
 
说起秋天,就会默默咽下口水。你不觉得秋日的金黄,和蒸熟后的大闸蟹有着一样诱人的颜色,就连秋风里都是馋人的味道。

点击下方图片,回看嗑蟹全文

#嗑蟹 | 愿世间仍有节气之韵,人们常念美食之情#

undefined

 
秋日,世界是暖色调的。
 
有叶窸窣,枯黄的树叶掉落,轻沙作响;有风微凉,却也柔和,轻拂脸庞脖颈的细腻舒沙,卷携着桂花的香气,钻进你的鼻息里。

undefined


秋日,美味是吃不完的。
 
有果粒饱满的红石榴,有暖心暖胃的炒栗子,有肥得流油的大闸蟹……所有的一切,构成了这个丰饶的秋。
 
秋天真的是让人感觉悲凉的季节吗?我想, 未必是这样吧。

undefined

 

作者:兮浅 | 弘益茶道美学编辑


•排版编辑✎ 兮浅

•图片来源: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侵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