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秋,在一盏桂花乌龙中看云卷云舒2019-11-27 17:46:10


仿佛是一夜之间,杭城所有的桂花都开了,走在小区里,走在风里,走在阳光下,到处都是桂花香,开得漫山遍野都是今天。
 
千年前的诗人白居易在《忆江南》中说“江南忆,最忆是杭州,山寺月中寻桂子,郡亭枕上看潮头,何日更重游”。
 
对于一个从小生长在杭州的人来说,桂花和它摄魂般的香气都不陌生。
 


桂花的香是润的,是甜的,是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的江南味道。这味道,又像是走在苏州的平江路上,忽然听到那一声地道的苏州评弹,有女子唱着吴侬软语,娇糯得不像话。那一刻,心就酥透了,仿佛天地间正下了一场桂花雨,淅淅沥沥,风动桂花香······

其实,桂花不仅香气袭人,还有很多种用处,可以做糯米桂花藕、桂花糕、桂花酒酿细圆子,还可以做桂花茶。
 


桂花虽小,却有一种包容之美,非常大气。它可以和多种茶搭配,配绿茶则是清爽,配红茶则是浓郁,配乌龙茶则是隽永回甘。无论配哪一种,效果都非常好,桂花香味浓厚而持久,是一种多适性茶用香花。
 
桂花茶的历史十分悠久,早在唐宋时期,官妃御女就已利用它内服,在当时还被称为“香身”。
 
所有的桂花茶组合中,我最喜欢的是桂花乌龙,尤其是用安溪的铁观音和桂花窨制在一起,那滋味,那香气怎是一个“美”字能道尽的呢?深秋的阳光不像夏天那么炽烈,离人心上秋,一切都往回收了,午后的阳光照在人身上,是暖的。特别适合在窗前喝一盏桂花乌龙,打开飘窗,那桂花香也正好飘进来,整个人仿佛是在仙境,不在人间。因为在这刹那间,所有的烦恼都早已在这一盏桂花乌龙中忘记了。那醇厚的回味,那明亮的汤色,那自在舒展的叶底,无一不令人忘忧。
 


自古以来咏桂花的诗句就特别多,李贺说“兰风桂露洒幽翠,红弦袅云咽深思”, 王建在《十五夜望月》中写“中亭地白树栖鸦,冷露无声湿桂花”,我最喜欢的还是李清照的那句“何须浅碧轻红色,自是花中第一流”。
 
十四个字,写尽了桂花独特的灵魂。桂花没有牡丹的国色天香,没有荷花的亭亭玉立,也没有梅花的凌寒傲骨,也没有幽兰如花在野的风致,可是它身上有一种我自开来我自败的潇洒,它的盛开带着野趣---不管你来与不来,不管你赏与不赏,我就在那里,每年都开。不管你喜不喜欢我,我的香气就是这样馥郁······
 


桂花,带着俏皮,带着灵动,甚至,还有些任性,可却让人着迷。它虽然暗淡轻黄,也不用浅碧轻红色,就是花中第一流了。

就像桂花乌龙,虽然没有明前龙井那种浑然天成的青草香,没有大红袍的艳烈,没有普洱老茶的苍劲,却也是清艳自成风骨。
 
在这个深秋,去喝一盏桂花乌龙吧,坐在庭前,看天上云卷云舒,什么也不做,就这样静默不语,任思绪随白云起伏,来来去去、聚聚离离,就很好。



作者:潇湘清尘 | 弘益茶道美学撰稿人


•排版编辑✎ 兮浅

•图片来源:微博@设计目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