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禹锡 | 人生岂能尽如意,半好半坏一盏茶2019-11-28 17:41:34

 尝茶 [刘禹锡] 

生拍芳丛鹰觜芽,老郎封寄谪仙家。

今宵更有湘江月,照出菲菲满碗花。

△刘禹锡真迹


在唐代众多诗人中,刘禹锡算是极具个性的人物。其先为中山靖王刘胜。有「诗豪之称。他的诗简洁明快,风情俊爽,在他刚毅的性格之下,颇有豪猛之气,哲人的睿智和诗人的挚情参透其中。
 
人生岂能尽如意
 
其诗名耀眼,官场却不顺。
 
刘禹锡出生于官宦之家,自幼学习儒家经典和吟诗作赋,十九岁游学长安,在士林中声誉极高。贞元九年,与柳宗元同榜进士及第,不久便当上了监察御史,原本前途一片光明,却因为参与革新变法,得罪官僚大佬被贬十年之久。
 

△左:刘禹锡真迹 右:王明明画作


刘禹锡在京都时,玄都观里并没有桃花,后被贬外放,听说有道士手栽仙桃,花开之日,满观红霞,便作了首诗《元和十一年,自朗州召至京,戏赠看花诸君子》
 
紫陌红尘拂面来,无人不道看花回。
玄都观里桃千树,尽是刘郎去后栽。
 
他把玄都观新种下的千树桃花,都比成趋炎附势巴结权贵的小人,果不然此诗一出,引起了执政官员的不悦,不久又再被贬,这一去又是十几年。他先贬后召,再贬再召,几度出山,来来往往长达二十三年之久。但他始终不曾绝望,有着一个斗士的灵魂。
 

△杨遇泰画作


待到刘禹锡再回到京都,已从黑发小伙变成了白发老翁,他又重游玄都观。传说中的桃树已经荡然无存,只有秋葵燕麦在春风中舞动。想起自己前半生过往,有感吟出《再游玄都观》
 
百亩庭中半是苔,桃花净尽菜花开。
种桃道士归何处,前度刘郎今又来。
 
到底是诗豪,二十三年的贬谪生涯算得了什么,我刘禹锡,又回来了!
 

△陆俨少画作

病树前头万木春
 
在回京的路上,途径扬州,终于见到了唱和已久却未曾谋面的白居易。二人一见如故,白居易为刘禹锡这二十三年的遭遇抱不平,宴席之上,喝到醉时还不忘作诗感慨人生能有多少个二十三年:
 
为我引杯添酒饮,与君把箸击盘歌。
诗称国手徒为尔,命压人头不奈何。
举眼风光长寂寞,满朝官职独蹉跎。
亦知合被才名折,二十三年折太多。

刘禹锡感念白居易的深情厚谊,反而作诗劝慰白居易不必为他而感伤:
 
巴山楚水凄凉地,二十三年弃置身。
怀旧空吟闻笛赋,到乡翻似烂柯人。
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。
今日听君歌一曲,暂凭杯酒长精神。
 
此时54岁的刘禹锡并未被这23年的贬谪生涯所打败,白居易见到这样的刘禹锡,豪气不减当年,发出感叹「彭城刘梦得,诗豪者也。
 


或许这便是刘禹锡值得世人所称道佩服的地方,乐呵呵地面对人生丢给他的一切,乐呵呵地接受,历尽千帆归来,还敢给生活竖个中指,看他仍是那个俊爽豪迈的少年。刘禹锡总是能在一件事儿上,看到与别人不同的一面。
 
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胜春朝。
晴空一鹤排云上,便引诗情到碧霄。
 
如这《秋词》中我最爱的那句,「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胜春朝。别人为秋日萧寂而哀叹,唯有他在为秋日叫好,高昂励志。
 


即便身居陋室,依然能够感知生活细节的美,「苔痕上阶绿,草色入帘青。心若被困,天下处处是牢笼;心之所安,矮瓦斗室也是天堂。知足者,自在逍遥。于是便有了「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。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。斯是陋室,惟吾德馨。
 
在这天地间,是拘束不住一颗知足心的。看过潇洒乐天派的刘禹锡,永不因挫折而颓废,才让我们更加珍视这句「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。
 

△郑百重画作


半好半坏一盏茶
 
晚年的刘禹锡,到了洛阳,与朋友白居易、裴度、韦庄等交游赋诗,与共爱诗、酒、茶的朋友唱和对吟,生活闲适。和白居易留有《刘白唱和集》、《刘白吴洛寄和卷》,与白居易,裴度留有《汝洛集》等对吟唱和佳作。
 
关于刘禹锡的诗话很多,难以说尽,不如品品他的茶诗如何?
 

颜梅华画作


山僧后檐茶数丛,春来映竹抽新茸。
宛然为客振衣起,自傍芳丛摘鹰觜。
斯须炒成满室香,便酌砌下金沙水。
骤雨松声入鼎来,白云满碗花徘徊。
悠扬喷鼻宿酲散,清峭彻骨烦襟开。
阳崖阴岭各殊气,未若竹下莓苔地。
炎帝虽尝未解煎,桐君有箓那知味。
新芽连拳半未舒,自摘至煎俄顷馀。
木兰沾露香微似,瑶草临波色不如。
僧言灵味宜幽寂,采采翘英为嘉客。
不辞缄封寄郡斋,砖井铜炉损标格。
何况蒙山顾渚春,白泥赤印走风尘。
欲知花乳清泠味,须是眠云跂石人。
 
刘禹锡这一首《西山兰若试茶歌》,为二十六句七言长诗。此诗作于他第一次被贬西南郎州时期,从朝中贬到偏远地区,内心的苦闷挣扎自是不少,但在远离尘嚣的山中僧寺,他品到了人生真味,心中郁结愁烦就此化解。
 
这首诗不仅意境超拔,在中国茶史上也是一份非常有价值的资料。一是提供了唐朝僧寺普遍种茶,僧人们自摘自饮的信息;二是诗中提及的炒茶法,属于炒青法,可以看到,兰若寺僧人这种制茶法,既是原生态的又是超前的。
 

△萧平画作


刘禹锡对茶的感觉十分敏锐,尤其是在对茶与诗、茶与酒的关系。他说:「诗情茶助爽,药力酒能宣。一瓯清茶,成了文人文思的桥梁,使他们超脱世俗纷扰,成为茶道中人。一杯茶,合了心意,助文人留下华章,也就够了。
 
人生岂能尽如意,半好半坏一盏茶。

△傅益瑶画作


作者:兮浅 | 弘益茶道美学编辑


•排版编辑✎ 兮浅

•图片来源:网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