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席茶,一席话,日子便花色摇曳2019-11-29 16:47:29


闺密得了上好的白鸡冠茶,约我们几个去她的山间小屋饮茶。

注水,温杯,沏茶,很快,茶壶内氤氲着水汽外出,茶汤分离出来,汤色鲜亮,淡雅药香盈鼻。端起杯细细啜一口,有着隐隐的玉米甜香萦绕在舌尖,久久不去。

细细观赏这茶,条索紧结,泡开后叶边有金色,属于嫩绿裹金边,美得养眼。白鸡冠茶,是四大名枞之一,叶片淡黄,或者嫩绿,宋徽宗在《大观茶论》中说“白茶自为一种,与常茶不同,其条敷阐,其叶莹薄。崖林之间偶然生出,盖非人力所可致”,清代大文人袁枚,曾经说过龙井和白鸡冠茶的区别,“龙井虽清而味薄矣,阳羡叶佳而韵逊矣”,由此可见这白鸡冠茶多么金贵了。


白鸡冠茶的香甜,扫了一周的疲累,心情也随之大好。细细观赏眼前的小壶,对闺密的手艺赞叹不已。

闺密语汐不仅做的一手好饰品,还是个自学成才的锔匠,她亲自锔好的紫砂壶,看着仿佛穿越了很远的岁月,仿佛身上藏着久远的故事。
几个铜色的锔钉把本来断裂的壶盖,又紧紧结合在一起。而紫色的壶,就仿佛被别了几颗金钗在上面,如同莲步而来的女子,深情款款,又经历了岁月历练,浸透着一股子年岁的味道。


闺密们一边喝茶,轻轻吐槽生活里的烦乱,语汐经历的事情要多,看问题要豁达,能洞观生活,总是把问题在浅笑间就四两拨千斤了。

几杯茶饮完,各自把情绪也倒空了,仿佛被茶滤镜了心尘,一下子通透清爽了。眉间一扫阴霾,各自欢悦在一杯茶的浸润里。

室外,密密的翠竹掩映着绿纱窗,不时有娇气的小鸟,娇滴滴在竹林间呼朋引伴的啁啾几声,有了那好奇心强的,亦或是被我们的茶香吸引吧,竟然用红色的小爪子扒着窗台,歪着脑袋往里看。


我们都惊奇这鸟的美艳,闺密说这是翠鸟,因为生态越来越好,办公室不远处的湖水清澈如镜,湿地里植被浓翠,这小鸟儿竟然来这里安了家,先是一只,后来又被她带来了一只。这翠鸟可不得了,因为她的到来,偶然被一位摄影爱好者发现,拍了照片发朋友圈。结果,周末天好时,一波波的摄影爱好者都聚集这里,等上很久,就是为了捕捉它的倩影。听闻此言,我们都好奇地睁大眼睛,这俊俏的小家伙,就是翠鸟呀!

她不是很胆小的鸟吗?不是喜欢住在岩壁的吗?


闺密笑着说,这鸟,因为见多了人,所以胆儿也肥了,经常光顾下自己小屋窗台。像闺密这样不被世俗所累的人,问世间能有几人?人生活在尘世烟火中,难免被利益二字累心累神。闺密是看开事物的人,早些年,她用了自己积蓄,又贷款,买了这套临水的房子。闲暇,总是来这里过自己的世外桃源生活。背山临水的环境,抬眼,是浩渺湖水,回看,是青翠竹林和茂密山林,雅致如她,还在屋侧闲地种了桂花,芍药,牡丹等各种名贵花卉。我担心这样地方,她能不能养得活,她给我看花开葳蕤时的样子,不仅被她的精细感叹。


初秋时节,一边在茶的馨香里沉醉,一边手捧了书卷,闺密的客厅里,设置了大大的书架,书籍随手可取。我们总是在一段茶事里,一边享受书的愉悦,一边在静静时光里,享受这远离尘世烟火的茶香的滋润。

很羡慕闺密的远见,在这里抢购了住房。闺密说,心被尘埃蒙蔽的深了,来这小屋里坐坐,哪怕静静发呆,都感觉整个人精神都好了。房子不必大而豪华,有个静心的地方,是再好不过的。


闺密曾经因为生活的变故,把自己封闭了很长时间,直到后来她倾尽所有买了山里这所房子,那段时光,这里成了她的避难所,每日对着眼前山光湖色,手捧一杯温润的茶,心就渐渐静下来,一些事儿也就想通透了。她终于从阴霾中走了出来,重新拾起阳光般的热情,投入生活。闺密说,人需要和自然亲切,只有在山野林间,一杯香茗在侧,听风声鸟语,才会净化心灵,滤去污浊。

闺密的自信和执着,总是让我的内心充满感动和正能量。只要来喝一次茶,心里便会通透很久,那些世俗尘埃很难落进心里。

想起那句“野泉烟火白云间,坐饮香茶爱此山”, 喝茶,不只是在茶,更在于心的交流,让清净自然滤去蒙尘,让自己重拾在烟火里拼搏的勇气。


作者:一诺 | 弘益茶道美学撰稿人


•排版编辑✎ 兮浅

•图片来源:弘益茶道美学图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