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雪,簌簌叶落天渐寒2019-12-12 18:32:10

 小雪 [戴叔伦] 

花雪随风看不厌,更多还肯失林峦。

愁人正在书窗下,一片飞来一片寒。


 
夏也荷过了,秋也蝉过了。今日适逢小雪,一个手抚寒空确有些冷的日子。
 
《月令七十二候集》记载:「小雪,十月中。雨下而为寒气所薄,故凝为雪,小者未盛之辞。」古籍《群芳谱》则说:「小雪气寒而将雪矣,地寒未甚而雪未大也。」小雪日,雨遇寒而凝雪,落土即融。
 
小雪的到来,意味着冬季降雪即将拉开大幕。
 


| 小 雪 三 候 |

 
古人将小雪分三候。
 
初候,虹藏不见。季春阳胜阴,故虹见;孟冬阴胜阳,故藏而不见。《礼记注》曰:阴阳气交而为虹,此时阴阳极乎辨,故虹伏。虹非有质而曰藏,亦言其气之下伏耳。
二候,天气上升,地气下降。
三候,闭塞而成冬。阳气下藏地中,阴气闭固而成冬。天地变而各正其位,不交则不通,不通则闭塞,而时之所以为冬也。
 


| 风 雅 的 雪 |
 
风中飞舞的雪花,一片片飞落,总叫人看不厌。南方人见到雪快乐心情是溢于言表的。作为生在南方的我,对于雪的记忆少之又少,所以对诗书中对于雪的描写,记忆总是格外清晰。
 
千古不变的轻白霏雪飘然落下,如素蝶消失在山林中,愁然的诗人坐倚在窗前,引得万千思绪涌上心头,借着这寂静无瑕之境得以咏叹。从诗经楚辞汉乐府到唐诗宋词元曲,中国璨若星河的文学诗篇里,赋予了「雪」情深意长的文学意韵。
 


凡草木花多五出,雪花独六出,故此雪花就有了许多与数字「六」相关的名字。
 
如耶律铸《后骑吹曲词》中「定应六出奇寒雪,瀚海阴风结陈来。」或是纳兰性德《清平乐》中的「六花斜扑疏帘,地衣红锦轻沾」,宋人唐仲友《蜡梅十五绝和陈天予韵》的「一点轻明照雪开,六花惊妒亦徘徊」,唐人李咸用《和人咏雪》的「轻轻玉叠向风加,襟袖谁能认六葩。高岫人迷千尺布,平林天与一般花。」
 


雨向来被视作凡尘之物,雪则多为高冷、洁白、如玉无瑕的美好象征。于是乎雪又有这样的雅称。唐人徐彦伯《游禁苑幸临渭亭遇雪应制》中「琼树留宸瞩,璇花入睿词。」的「璇花」;陆游《九月十六日夜梦觉而有作》中「朔风卷地吹急雪,转盼玉花深一丈。」的「玉花」。
 


雪花飘飘然下落的样子,也时常被古人想象成各种形似的动物。《群音类选·泰和记·谢东山雪朝试儿女》中「六阴花喷,玄黄相混。满长空散漫飘飖,粉蝶瑶蜂作阵。」的「瑶蜂」;元人薛昂夫《端正好·高隐》套曲中「须臾云汉飘白蕊,咫尺空中舞。」的「玉蛾」;赵翼《途遇大雪》中「化工何处万剪刀,剪出玉蝶满空舞。」漫空飞舞的「玉蝶」。
 


许是雪花的飘逸轻盈更似「鹤」,而古人又常以白鹤形容翩翩然有君子之风的人,把修身洁行而有才德声望的人称为「鹤鸣之士」,雪与鹤的相似特质,让人们不免将二者联系。
 
王夫之《咏雪》「池云压顶团鱼阵,松粉铺翎散。」中便以「鹤衣」称雪;傅衡《一丛花》「门前昨夜月溶溶,酿出玉玲珑,层层叠叠山山里,遥看似,凌空。」则以「鹤羽」拟雪;雍裕之《四色》「何意瑶池雪,欲夺鹤毛鲜。」以「鹤毛」喻雪。
 


古人把才思融于诗词,单一个雪景,便有如此多的雅称别名,相比较而言,今天的我们太过于词穷。幸而在城市被雪覆盖时,这些醉美人心的诗意又得以苏醒过来。让看雪景的你我,不止于欢呼尖叫的空泛,还有这份诗意的觉醒。

晴雪鹤舞
 
| 雪 的 款 待 |
 
古人有云:「寂寥小雪闲中过」,如何闲过,自然要有茶相伴。围炉煮茶,大概是这个冬天最温暖的事儿了吧。而对于喝茶这件事儿,古人总是能对应实景,玩出花样来。
 
最有名便是曹雪芹《红楼梦》中所描写的妙玉用雪水泡茶,五年前收集的梅花雪水,得知五年梅花雪一定是最好的煮茶水,妙玉自己一直不舍得喝。陆羽在《茶经》中有云:「山水上,江水中,井水下。」可见这雨露雪霜的「天泉水」定是最佳。乾隆皇帝也曾道:「水以轻为贵,然则,有轻于玉泉者?乃雪水也!
 


采雪水烹茶,向来都是文人的风雅韵事,对于最重性灵的文士,以清绝的雪水烹茶,最能彰显他们的性灵追求。「寒夜清谈思雪乳,小炉活火煮溪冰。」文徵明寒夜与家兄围坐小火炉,一边敲冰煮水,一边欣赏煮茶时泛起的雪白乳花,有茶香,有暖炉,亦有谈话的人,想来这样的冬夜也可以很温暖。
 


雅致些的古人,在冬日屋里得有一盏香炉,焚上一款与小雪节气明净初雪景色相合的香,香料在炉内徐徐燃烧,几缕青烟衬出冰清出尘之意境,整个人便被温暖的香气裹挟,人也变得舒展。沏上一壶新煮的热茶,焚一炉香,享受初雪美景,感受时光悠然。


今日小雪
冷是冷了些
如果无茶酒,又无火炉
就请把这些诗拿去
焚而取暖


作者:兮浅 | 弘益茶道美学编辑


•排版编辑✎ 兮浅

•图片来源:弘益茶道美学图库及网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