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羽原创小说首发:玄门九歌 · 陆羽传奇012020-05-29 16:13:40




前记 鴸鸟


隋朝末年,江南地区的太湖之滨的浮玉山下,常年洪水为害,民不聊生。

 

村民常见一形状像鹰类却长着人手一样爪子的鸟在空中盘旋,啼叫的声音如同痹鸣,外形凶恶,发音同“诛”相似。

 

传闻这种自呼其名的鸟名字叫鴸,乃是上古部落联盟首领尧的的儿子丹朱的化身,帝尧崩后,便把天下让给了舜,而把丹朱流放到南方的丹水去做诸侯,丹朱野心不死,随后协同三苗部落抵抗,结果失败了。

 

丹朱带着他的残军,一路逃到了南海,对着茫茫大海,进退无路,羞愧难当,于是自投南海而死,死后,他的灵魂便化为了鴸鸟。

 

鴸是一种不祥之鸟,哪里出现了鴸,哪里就会洪水为祸,水患给民间带来了无边的灾难。预示着朝纲不稳,天下必将大乱。

 

连年战乱外加自然灾害鴸鸟为祸,各处起义四起,隋朝面临覆灭。

 

随后,一位神秘高人带着有神性力量的匕首出现,那匕首为天外陨石所铸,刃面一面镶嵌金片形成的火焰纹,一面镶嵌为云纹,手柄端镂空四周为卷云纹,手柄与刃面相接的部分镶嵌为兽面纹,意味蕴含着自然之力,此神物名叫“火燐”。

 

神秘高人用凝聚着自然神力的火燐匕首对抗鴸鸟,牺牲了自己将鴸鸟封印在浮玉山一带,洪水灾祸得以制止。

 

公元618年,李渊逼迫隋恭帝禅位,6月18日,李渊正式称帝,国号唐,建立唐朝,是为唐高祖。洛阳都城留守“七贵”在得知隋炀帝死讯后于6月22日拥立隋炀帝次孙越王杨侗为帝,改元皇泰,即隋末帝,5月23日,王世充废黜杨侗,两个月后弑之,隋朝亡。唐并之崛起。

 

唐高祖武德九年六月初四,秦王李世民在唐王朝的首都长安城在玄武门发动兵变,李世民亲手射死了太子李建成,事后李渊立李世民为太子,两个月后禅让皇位,是为唐太宗,年号贞观。

 

随后前朝变得平稳,国泰民安,不少传闻却流传在民间江湖之上....


 

一、飞雪送婴


公元733年,唐玄宗开元二十一年。冬季万物萧条,天地间一片清寒。

 

深夜,中原洛阳城内的碧落府朔风萧萧,又见飞雪。那杜鹃啼血艳丽盛开的山茶花不畏严寒,在院落内尽情绽放。

 

后院的门被缓缓地推开,一个男子顶着刺骨的寒风小心走了进来,院落之内静谧得出奇,恐怕那推门发出的“咯吱”的响声都会惊动四方。

 

他将自己严严实实地裹在一件大氅之下,帷帽遮面,雪花扑打在他的身上却浑然不在意,那厚重的衣衫下面,怀里还紧紧抱着一个襁褓。

 

轻轻掀开襁褓的一角,看到的男婴不过三月有余,红扑扑又娇嫩的小脸,像是哭累似的,只是眼角还挂着泪珠,却不再闹腾了,那纯善无害的漆黑眸子一动不动地望着男子,忽地咧开嘴笑了。

 

小心翼翼地伸手拿起男婴脖颈上一直佩戴着的物件,男子仔细观摩发现那是一块青白玉,上面雕刻着羽毛的样式。

 

“孩子,等会进去,你能不能留在这碧落府,全看你的运气了...”男子低声叹息着,看着怀中的婴儿对着他笑,本来冷若冰霜的内心忽然也感到隐隐地触动。

 

把那玉佩放好在襁褓之中,男子径直走了进去。

 

夜色深浓,寒气逼人,穿过后面偏僻的院落,男子的目的地是前院。没有守卫巡查的侍卫,也没有打扫服侍的侍女,只见前方院落的门开着,那个穿着灰色布衣的男子独自坐在门前围炉煮茶,外面雪花飘飘,竟然扰不得他心头半分。

 

抱着襁褓的男子走过去,在门廊下向前弯了弯腰,说道,“先生,竟陵智积求见,孩子....我带回来了.....”

 

“原来是智积禅师啊,一路辛苦,快过来炉边暖暖身子。”灰衣男子抬起了眉眼,淡淡地笑笑,眼前这个名叫智积的男子脱下了帷帽,大氅下露出质朴的禅衣。

 

“智积看样子是喜欢这个男娃得紧啊。”看着智积望男婴的眼神,灰衣男子忍不住调侃起来。

 

“这娃实在聪明可爱,可是也不能就一辈子跟着我这老和尚呆在寺庙里虚度一生吧,他日后的命运如何,自当全靠先生筹谋,也不枉我老和尚冒雪把他送来这碧落府了。我同寺内众僧述说,是那日路过西郊一座小石桥,忽闻桥下群雁哀鸣之声,走近一看,只见一群大雁正用翅膀护卫着这男婴,被严霜冻得瑟瑟发抖,便把他抱回了寺内收养,如今离开竟陵也是想为他寻一个好人家罢了。”智积不慌不忙地说着,随即也抬起了眉眼。

 

“听说先生最近去了一趟江南濂溪镇?”智积问。

 

“昔日友人被害流放荒蛮之地,其妇曹氏在濂溪镇产女,当日雪崩而亡。我不忍心那孤女漂泊一生,于是将她带回了洛阳。”

 

“哦?不知先生可否听过当年的江湖传闻,那时鴸鸟洪水为患民间,据说,濂溪镇可是每每都有北斗七星命格的孩子出生。”智积听灰衣男子说完,眼睛里亮起了光。

 

“此话不假,听闻曹氏产女那日,天空现摇光之星,贯月如虹,气象虽然祥瑞却是于六亲不利之星宿,克死了自己的亲娘,此乃破军之命。”灰衣男子回忆着自己在濂溪镇的所见所闻,似乎还心有余悸。

 

“不过,”灰衣男子忽然话锋一转,“此番又来一个大雁护送的男娃,倒是可以和晚歌做个伴了。”

 

灰衣男子边说边接过襁褓,轻轻掀开,男婴的脸映照在火光之下,当他看到另外一张陌生的脸,这个小人儿却丝毫没有畏惧,反而变得兴奋了许多。

 

“这个孩子,看上去倒是有很强烈的主观意识。”灰衣男子的脸上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辉。

 

“先生,还未给这男娃取名字呢。”智积忽然开口说着,我以《周易》演卦,爻辞上显示:“鸿渐于陆,其羽可用为仪,吉”。


旁边的灰衣男子这才想起什么似的,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。

 

他分明也注意到了男婴脖颈之上的那块有羽毛花纹的青白玉,“君子无故,玉不离身。既然他一直佩戴着这个,不如就依大师所言单名一个羽吧,大雁本是天上之物,却甘心为他着陆护体,能在那恶劣的环境活了下去,说来也是天选之人。”

 

陆羽,字“鸿渐”。


(未完待续......)

 

作者:知秋公子

策划人:龙藏厚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