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把诗行散在风里,让风朗诵给你听2020-06-02 16:29:59



前几日惆怅,在田野里乱走,踏到了风,脚步一下子轻了。浅浅缓缓,步步生莲,心情顿时锁扣住了,像三两朵娉婷,默默地无名,舒展。

 

想来风是有影的,横斜招摇,浮动暗香。不信,请看那些茵陈的绿草,在和风的柔软下,像轻灵生姿的舞女——我便认出那些个风,猜出那些个影迹——她却是无厘头的多情,竹歌低吹,有意无意。

 


风与炊烟依依一片,分不清风还是烟,此时谡谡烟波沉醉。虽不是水江迷雾之烟波,亦没有古桥十四之回首,但看得见人家烟树,瓦沟檐屋,若有石曲陵路,更添意境。好如千年茶马古道穿遇嗳暖人村,依墟里烟,更有风烟山岚,古道西风瘦马,美似诗画。若生在江南水乡,小桥流水人家,小巷夕阳晻暖,配上三缕清风,缠绵人间烟灶,便是一幅风烟夕阳霞村图,图中也便影射着那若风。倘或撞到雨巷,雨送黄昏,微风檐雨,便更倾心以注,泡盏清茶,细风绕香,静坐听雨。亦有那鱼梁渡头,望风宕着船舟,再听习习的风荏苒在面上,也有半规月色的时候,便只看见波光粼粼的水面,又要听见她的足音——水浪清音了。便晓得风亦有影嘞。

 


先秦时期的宋玉在《风赋》里讲:“夫风生于地,起于青苹之末。侵淫溪谷,盛怒于土囊之口。缘太山之阿,舞于松柏之下,飘忽淜滂,激飏熛怒。耾耾雷声,回穴错迕。蹶石伐木,梢杀林莽。至其将衰也,被丽披离,冲孔动楗,眴焕粲烂,离散转移。故其清凉雄风,则飘举升降。乘凌高城,入于深宫。抵华叶而振气,徘徊于桂椒之间,翱翔于激水之上。”这便是大王一人之风,亦见得大王一人之威风了。

 

苏子却说,惟江上之清风,与山间之明月,耳得之而为声,目遇之而成色,取之无禁,用之不竭,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。子瞻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,曾两次游赏赤鼻矶,非他不知,小小的赤壁并非当年之赤壁,但他情愿醉去,清风徐来,飘飘乎遗世独立,羽化登仙。

 


想起苏州园林里一落沧浪亭。沧浪亭始建者苏舜钦《过苏州》云:“绿杨白鹭俱自得,近水远山皆有情”,苏舜钦以四万贯置办沧浪亭所在私家花园,从此清风一枝,轩外采摘。后来文坛盟主欧阳修写过《沧浪亭》语:“清风明月本无价,可惜只卖四万钱。”想必这清风影迹,自在来去,非你我,可锁住,即便朱门深扣,她无影无踪的脚,便轻轻悄悄地逃走了。可是若留得住的话,我愿用余生的三分之二,换一个三分之一的零头哩。

 

那些深情的诗词曲中是不缺少风影的,请你随便一读,便看到她的流动。而那花叶中间亦同样存在着微风的影迹。姜夔的《暗香》《疏影》便写出了这些生动——微风的密语。我亦种有几株花草,不过是茉莉,百合,玫瑰,桂花,红梅之类,它们随便生有春色三分,便让风影记忆上了,花香沉醉的晚上,亦是那风的柔情了。

 


风是瘦的,可以从指间滑落。她亦喜欢轻歌,楚馆秦楼里,曾伴古人吹箫。古人走后,只有空空的沉檀香阁与她等候。如今,还有我,写一写她。恐怕我前世是一丝清风,流连在那位书生的左右,甘愿等他迟暮归来。

 

农人们荷锄烟草劳累了,便也乐意让风抚抚他们苍粹的面颊,暑气也渐渐销散。那田田的大地上,农民的歌声飘荡,本来不觉好听,但经过清风的吹漾和庄稼的摇拂,已经不单是他们的歌声,而混着些清风和庄稼的清音了。

 


唐人李峤有《风》曰:解落三秋叶,能开二月花。过江千尺浪,入竹万竿斜。读到这则古诗,便看到风的影迹了……

 

若想寻花暗香,就去问风吧。若想晚凉入梦,也去问风吧。她的影迹,你看得见啊!如欲相见,即得见……


 

作者:李春树 | 弘益茶道美学撰稿人


•排版编辑✎ 兮浅

•图片来源:网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