淡淡茶味中,涩涩往事上心头2020-07-31 17:08:38

喜饮茶,并不是因为我懂茶。茶,博大精深,我知之甚少,不敢轻易书写、评判。所喜欢的,不过是茶给了自己的灵魂和身心共同安静的机会。


某个傍晚,一杯清茶,任思绪飞扬,可是纵横几万里,也可是上下几千年,无拘无束。更多的是记忆里的零零碎碎,那些故人旧事,不停的转换,有许多温暖,也有许多苦楚。某个时间,某个记忆点,不经意,如重锤一般重击心脏,实实在在的疼。

六年前的一个午夜,崎岖的山路,四周不见一丝亮光。打开车窗,任山风,潇洒的随性而进,又了无挂碍的呼啸而出,只留下盛夏山野特有的甜甜的青草气息,使劲张开鼻翼,深吸一口气,让这熟悉的气息充满胸腔。


如果,不是身上还残存着从医院带出来的消毒水味,怎么也不会相信,堂兄的离去是个事实。

叹息老来交旧尽,睡来谁共午瓯茶?

顿时,熟悉的记忆也一下子纷纷飘荡了心头,想刻意的回忆一下其中的某个,其他的却也一下子挤到前面来,像是深秋的树叶,一不小心便会随风而起,然后纷纷翩然于风中。

村边是一条弯弯的小河,夏天,两条河堰中间,流水的两侧,永远长满了葱茏葳蕤的各种野花野草,里面有鲜嫩的水芹菜、宽大叶子牛舌头叶,还有辣的让人不敢触碰的野辣椒,更多的则是我们根本叫不上名字的花花草草。


这里是我们的乐园,逮鱼、采野菜,更多的时候是和小伙伴一起毫无目的的沿着河趟着水,偶尔每人捡起一片石头,在嘴边吹一吹,念叨一句“核桃花,核桃花,你打俩,我打仨”,在清澈的水面上打出一串漂亮的水漂,一阵明亮的欢笑也回响在了山野间。

许多回忆,像极了这句每次必念咒语,明明就在嘴边,那般熟悉,想要说出来,却要费尽周折、绞尽脑汁才会想起。想着,记着,那样熟悉,似在昨天,然而,许多年,已经悄然过去了。

想着河边高高的石头河堰,不由自主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。


九岁时,长我四岁的堂兄带我在河里玩。玩累了,我们想爬上河堰,去找在地里干活的父母。我先爬,他在后面托我,但近三米高的河堰,对我来说,太高了。我小心地往上爬,堂兄双手托住我的背、腰、腿,一点点的把我托了上去。石缝里忽然爬出一只小蜥蜴,伸着头,像极了一条蛇。吓得我手一松,直直的摔了下来,我的头磕到了石头上,顿时觉得“嗡”一声,眼前一黑,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我睁开眼睛,眼前模模糊糊是堂兄焦急的脸。他紧紧地把我抱住怀里。那双含泪的眼,直到现在,一直清晰记得。我知道,如果我回家告诉了大人,严厉的伯父一定会狠狠的责罚堂兄,所以这就成了我俩的秘密。

家乡,如同一株蒲公英,而我们如同种子一般,随着时间推移,随机散落了。多年以后的一个春节,我们说起往事,哈哈大笑,仿佛又回到了童年。



以前不喜欢运动的堂兄,却总在周末沿山路单车骑行。方向也总是朝着家乡那个小山村去,但总是中途而返。伯父意外去世多年,伯母跟着堂兄也住在城里,老家已经没人了。 

或许人生总是如此,一路奔波,远远地望见了自己朝思暮想的,却发现已事过境迁。

人生天地间,忽如远行客。一场骑行中的意外,把堂兄送进了急救室。

从那时起,河滩上的秘密,只属于我自己了。或许,这是我和已在另一个世界的堂兄唯一的联系了。


回忆,给了自己一次丰盈自己的机会,所有的痛苦,都会告诉我们爱生活珍惜眼前人。正如一杯茶,给了略略苦涩,更多的则是经历人生百味后的醇和。

一杯茶后的回忆,如山风,率性的来,率性的走,尽管生活苦涩,也不会磨灭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
或许,这就是茶和饮茶的真谛。


作者:赵玉明 | 弘益茶道美学撰稿人

•排版编辑✎ 兮浅
•图片来源:网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