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湖夜雨一盏茶2020-09-09 14:05:40

江湖夜雨一盏茶


秋已立,蝉声犹存,人仍燥。


二零二零年的开端,不寻常,至一年过大半,惊觉光阴荏苒的残忍、与无奈,心绪起伏,难自平。


索性撂下手头杂事,沏茶一盏,捧书一册,深吸一口气,慢慢地将整个人都浸到书里茶香中。


江湖夜雨一盏茶


看的是诗词集,读到苏轼的“春未老,风细柳斜斜。试上超然台上看,半壕春水一城花。烟雨暗千家。寒食后,酒醒却咨嗟。休对故人思故国,且将新火试新茶,诗酒趁年华。”


公元1074年秋,苏轼由杭州移守密州。


两年后的暮春,他登超然台,眺望烟雨春色,触动乡情,写下了此诗。

江湖夜雨一盏茶


春未老,当是夏至未至时吧,那真是一年之中数一数二的好天气。早晚有凉风,午间过暖阳,草木势渐葳蕤,百花开始含苞,说是最美好的季节也不为过。


可惜的是,满目繁华山河空念远,苏轼遭贬在外,不在家乡,只能登远瞭望,聊以慰藉。


江湖夜雨一盏茶


这位大诗人,后世颇具盛名,在世时却难得如意,宋朝官场风云变幻,他在政治斗争里屡屡失败,几遭到贬斥,平生起起伏伏、跌跌荡荡,茶一直陪伴在他身边,漫长岁月,从始至终,可谓是挚友。


苏轼亦是一名生活美学家,柴米油盐酱醋茶,以他为名的东坡肉至今闻名便能勾起人肚子里的馋虫。


江湖夜雨一盏茶


肉肥肠,添底气,茶解腻,韵味长,他写了很多首关于茶的诗:“活水还须活火烹,自临钓石取深清。大瓢贮月归春瓮,小杓分江入夜瓶。雪乳已翻煎处脚,松风忽作泻时声。枯肠未易禁三碗,坐听荒城长短更。”

江湖夜雨一盏茶


这一首诗,关乎品茶之心,是苏轼写于公元1100年,被贬儋州时,也是个春天,月夜江边汲水煎茶。


天边的月影映照下,流动的江水为活水,茶沫雪白,入碗如松风声起,孤寂落枯肠。

江湖夜雨一盏茶


这首诗真是把泡茶、品茶之过程写活了,怪不得清代吴乔曰:“子瞻煎茶诗‘活水还须活火烹’,可谓之茶经,非诗也。”


茶,之于苏轼,当是岁月静好时的锦上花,跌宕年间的雪中炭。


于我,又何尝不是如此呢。

江湖夜雨一盏茶


幼时,对茶的第一印象来自和奶奶一起去赶集,奶奶家住市里,集市在郊区,近十里路,一老一少蹒蹒跚跚要走三四个小时,到了集上,首觉口渴。


集市上有大碗茶摊,粗陶茶碗,奶奶喝大叶子茶,我饮茉莉花茶,茶入口,微涩苦,年幼不吃苦,无奈实在口渴,一小口,一小口,又一口,慢慢的,苦涩味淡了,唇齿间留下清幽的茉莉花香。

江湖夜雨一盏茶


奶奶从来只喝大叶子茶,茶如其名,叶子泡开后又大又多,足有小半碗,有次我好奇尝了尝,真苦啊。我以为大人喜欢吃苦,后来才知道,茉莉花茶比大叶子茶贵一倍多。


江湖夜雨一盏茶


那个集市叫盛庄集,二十多年过去了,依然初一十五逢集,前些日子又和奶奶去过一次,茶摊还在,不过已经没有大叶子茶卖了,而是变成了一家奶茶店,奶奶第一次喝珍珠奶茶,说真好喝,我却觉得太甜了,果然,大人喜欢吃苦,老人和孩子只爱甜。


江湖夜雨一盏茶


幼时结缘于茶,爱上那份苦涩的清甘却在数年后,我读高中时。


那时候课业繁重,每天晚睡早起,白天犯困,便带一大水瓶茉莉花茶,放在桌角,时不时喝几口,苦涩入口,清香荡肠,精神头也就回来一些。


高三时,睡觉时间更少了,索性换了普洱茶,去了花香,更为提神,温茶暖胃,陪伴我熬过了一日又一日。


后来回想起来,竟忆不出一丝苦涩,一门心思怀念青春多么美好。


江湖夜雨一盏茶


合上诗词集,伸个懒腰,揉一揉疲乏的眼睛,合上小眯一会儿儿,再睁开,突然注意到,太阳明媚的晕影落至青花白瓷茶盏中,闪闪发光。


茶微醺,茶叶舒展成翩然小舟状,纯净净,悠悠然,这一刻,心里忽然松了口气。


尽管时光荏苒,然而,过去的无论好坏,都是人生一路上攒下的珍珠,颗颗珍贵,似茶般,回味悠长。

江湖夜雨一盏茶


正如苏东坡所言:“且将新火试新茶,诗酒趁年华。”


年份不顺,人间小趣不一定少。碧水蓝天白云飘,草木知秋硕果至,不论身在何处,心安处即吾乡。


一盏茶,或许不足以抵抗江湖夜雨,但疗愈自身足矣。


曾想丈量天下,如今只求日月如常,不必富甲天下,微苦回甘的朝朝暮暮,足矣。

江湖夜雨一盏茶


作者:森夏 | 弘益茶道美学撰稿人


•排版编辑✎沈袤延

•图片来源:弘益茶道美学,版权所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