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光浅淡 素颜修行2020-09-18 12:52:42

  

  

  工作之余的日子,耳听鸟鸣,远观山青,不经意间,生活、心态,都发生不少变化。

  独处,让人有更多的时间来细品生活。“我书意造本无法,点画信手烦推求”,家中开辟出写字的场地,笔墨纸砚不算上乘,但简简单单中自有一份写意与自在。九月里阳光如菊,风从山谷里吹来,夹着点秋林的甜香,素颜的女子,长发及腰,穿宽大的家居服,往案前一坐,顿时墨香袭来,心思沉迷于古人的点画顿挫,忘情忘我。

  

  在这样的日常里,繁复的生活被按了暂停键,让人得以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待尘世纷扰。简单与宁静,会让人更接近生活的本质。

  诗人卞之琳说:“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。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,你装饰了别人的梦”。于凝然观望中聆听物语万千,同时也让自己成为风景的一部分,是一种最简单又最意味深长的生活美学。

  

  秋阳升起的片刻,看小鸟在林间蹦跃,流云从远处袭来,楼下大丽花开得浓艳,阳光甜腻不伤,瓣瓣落红,醉卧台阶。偶见穿拖鞋的长发少女,牵着她的狗,她撩一撩额前的长发,发间似有蔓草的香气。有时到楼下散步,入秋的快意,只有漫步在林荫道上才会有切身体会,那时,树叶儿一片片在脚下扑腾,风从面颊滑过,带着杉木、草梗和成熟果实的气息。

  

  也有那样的一些时刻,一家人齐聚家中,客厅宛若儿时的院子,阳台是斑斓的篱笆,更远处的山脉化身时光的倒影。一家人或坐或蹲,长辈在中,捧浓茶一杯,任袅袅水气于眼前蒸腾,他轻咳几声,开始讲古历,讲村邻,讲他深长的人生,一家人听得陶然忘我。不由想起《目送》里的句子:“我想有一个家,家前有土,土上可以种植丝瓜,丝瓜沿杆而爬,阳光开出巨朵黄花,花谢结果,累累棚上,我就坐在那黄泥土地上,看丝瓜身上一粒粒突起的青色疙瘩……”

  

  身处斗室之人,每每面向太阳升起的地方,心中念着:“阳光开出巨朵黄花”,那一刻,尽是淡淡的忧愁与幸福交织在心。家,带给每个人的悸动,不止因为它是一个港湾,还因为它承载一段时光。曾经淡漠的代际关系,那些被时空阻隔的亲情,都在一个叫做“家”的地方,重新得到修复与升华。

  

  独处一日,胜过喧嚣几何,只因会在心中不断反观自身,对人生有更加通透的追索。有人说:“人这一生,总要见众生,见天地,见自己”。红尘万丈,有人陀螺一样奔走,在跌跌撞撞中沉浮;有人却终老于布衣箪食的市井小巷,过着烟火寂寞的一生。想想自己,到底想要什么?那些脆弱、迷茫、忧惧,到底所为何事?大概只有遇到大难,人们才会有清醒认知:在时间的无涯里,我们最后走向的,不还是大地的苍茫与空旷?于是懂得,很多人,可以舍去;很多事,可以放下。勇敢成为你自己,比成为别人眼中的你,更为珍贵。行走于苍茫天地间的我们,最后还是要学会,素颜修行,独自面对。

  

  一室之外,秋意渐浓;一室之内,时光浅淡。人生不长,却是一场最深长的修行,四季更替,人间小事,喜乐悲欢,莫不是修行的一部分。想起华兹华斯写过的一句极美的诗:感谢心灵,我们生之所在,感谢它的温柔,它所有的喜悦和恐惧……

  

  作者:燕十三 | 弘益茶道美学撰稿人

  排版编辑沈袤延

  图片来源:弘益茶道美学,版权所有。

  投稿:成为弘益撰稿人。研究爱茶人的衣、食、住、行、用……分享对茶、生活、美学的践行与感知。在弘益茶道美学,用你的文字,标记你的美好。详询弘益撰稿人制度可加微茶师微信(wechashi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