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,医治自己的最好的药2019-01-04 20:01:30

青桐是弘益茶道美学的第一批撰稿人,每个周日的推文都有她的,她的文章深受茶道美学读者的喜爱,作为编辑和读者的我,也是很喜欢却青桐才华与灵性齐飞的文字。上个月青桐为了提升自己茶的专业审评知识,来参加了弘益大学堂茶学院的“国家高级评茶员职业认证精修班”,作为青桐的忠实粉丝,小编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,对青桐做了采访。


1、首先感谢您在课程繁重的情况下,还抽出时间来接受我的采访。从弘益茶道美学的第一批撰稿人到弘益高级评茶员的学员,你来之前对弘益的想象和上了课之后的实际情况,两者的符合程度怎么样?


我自己之前就有来云南游学的想法,这次看到你们发的高级评茶员的招生,自己也想学习高级评茶员的课程,而且你们又邀请了我的普洱茶男神,邓时海老师。苏州有没有可以一次学习高级评茶员的课程,再加上我作为弘益茶道美学的专栏作者,我早就想过来看看我们弘益的小伙伴。所以借着这次学习的机会就过来了。


与弘益大学堂特邀讲师邓时海以及评茶员班同修合影


本来是想要游学的感觉来学习,但是没想到课程排的满满的,也没想到会这么累,没有喘息的机会。但是虽然是很满,但是很充实。觉得就是你们比起市场上的同类培训机构来讲,很负责任,学到了很多的干货。这是超出我的预料的,虽然过程有点辛苦。


听课中


这次来弘益学习真是不虚此行,已经远远超过了我想要吸收的东西,都觉得自己像吸水海绵已经到了极限。明年可能还会再来一次学普洱茶的品鉴,黄小元老师的茶气研究方向和我研究方向很接近,想要再过来精进一下。


2、我看您之前都职业的日语翻译,为什么转行到茶艺老师?是什么机缘促成了你的转行?


因为做日语翻译的缘故,我才有机会接触到茶道的。最先接触的也是日本茶道。当时在日本出差的时候,参加了一场日本朋友的茶会。在寺庙里面,就是特别庄严,特别神圣。从茶会中看到了日本人对这个传统文化恭恭敬敬的一面。但是那个时候,国内还没有开始兴起茶艺茶道,没有人在学,也不成气候。大概过了两年以后,国内茶文化开始复兴,也就是在那个时候,我在国内学习了中国的茶艺茶道。


与弘益特邀专家讲师张芳赐合影


也是通过那次的机缘巧合,让自己对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也对茶所代表的中国传统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从茶到中医,开启了自己的一个全新的世界。通过中国茶文化和日本茶道的比较,我发现日本人对茶是非常的恭敬的,这种恭敬是超过中国人想象的。他们不会浪费一杯茶,哪怕这个茶是普洱茶,不是符合她们口感,但是他们都依旧会为了因为尊重,把茶喝掉,绝对不会浪费。而且日本茶道在保持宋代点茶仪轨上是做的非常好的,当然他们也根据自己的文化传统做了一定的调整与改造。因为他们的重视 ,也让我们有了重视自己的茶道文化的机会,并且重新反省自己。日本的审美,和我们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审美基因有一定的共通之处。


自己也在日语杂志上做中国茶的专栏,也算是讲自己的日语能力转化为一种传播的优势。


3、看您对中医非常感兴趣,而且也在努力地学习中医,您觉得学了中医与茶的关联是什么?


茶与中医的关联?茶本来就是一味药。最早的时候没有成为饮品之前就是用药,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荼而解之。到唐代以后那个荼才改为茶,其实就是一开始的时候只是一种苦药。茶本来就是救灾治病用的,所以喝茶还是要有一定的选择性的,要根据个人的体质,来选择不同的茶。所以中医的基础知识对科学饮茶来说是非常重要。


插花体验课之后与花合影


我周围也有很多年纪大的人喝茶,喝得把胃都给喝坏了,比方说他们苏州盛产碧螺春,这种绿茶他们从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喝喝成习惯了以后。嘴巴就养成了一种依赖性,然后一直到年纪大了都还在依旧和绿茶。什么时间喝什么样的茶,我觉得其实都是有一定的讲究。跟着天气、节气的变化,还要根据个人的体质来走就更加科学。所以觉得中医的基础知识。最好学一下,然后这样保证自己喝茶,也不要选错差。


学中医另外一个原因是其实中医的鼻祖跟茶道的鼻祖都是同一个人,就是神农。而且既然神农氏就是用茶来解毒,那么说明茶的药性会很强,那么它可以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。身边有很多老中医,他们坐诊的时候会用以茶代药,然后帮别人调理身体。就比方说他会用凤凰单丛来治疗一些高血脂。


审评课

其实很多茶都可用来治疗慢性病,用茶来调理其实是非常非常的好的。但是目前茶疗这一块好像没有人,做专门的研究。我未来十年就想把茶跟中医结合。以茶代药,就不光是用茶愈疗一个人的精神,也可以用茶疗一个人的身体。我觉得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情,所以是我今后主攻的一个方向。


我的中医老师给我定了一个目标,就是未来一个人来我这里喝茶,我会先帮她号脉,号脉以后再推荐茶,这样子就比较的精准,也比较的有意义。


考试前


我现在可以简单的自用用针灸,来简单地做一些家庭的保健。比如说咳嗽、失眠、小孩子的发烧,这些我都可用针灸解决。包括我这次来云南学习,我都带着。当时去上室外课的时候,我也带着针灸用的针去,晕车的时候也是用针,所以就没有吐。但同修当中在路上有很多人在吐,因为我们这些来自低海拔的人,在昆明还是有点轻微的高原反应。中医既可以自救也可以救人,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,就是如果弘益能够开设这方面的课程,我一定再来过学习。


另外学中医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,就是它其实可以正人的三观。因为你看现在这个时代非常的浮躁,佛教讲这是叫末法时代。如果说作为一个中国人,然后你懂茶道,然后又懂中医,然后把两者有机结合,在国际上还是容易被人接受接纳的一种方式,也能传播到世界各地。另外茶和中医能给人带来内心的安定,这样子可以化解很多的矛盾,甚至是战争。茶和中医的发现与运用,是中华民族对世界文化的一个巨大的贡献。


在与外国的友人沟通交流的时候,我发现单一用茶教授中国的茶文化,我觉得力量好像有一些薄弱些。因为今年自己也学了一年的中医,觉得针灸跟号脉可以很好地融入到茶课堂当中,那样外国朋友的对中国茶文化的兴趣以及接受程度就会更高。


我在学茶、教茶的同时还在努力认真地学习中医知识,希望自己能够将两者很好地结合起来。


4、看您平时给外国朋友培训茶艺比较多,在您和他们接触下来他们为什么对中国的茶艺感兴趣,在教学的过程中让你特别感动或者是印象深刻的事情是什么?


我的学员当中是外国人当中三分之二是日本人,但是很奇怪的是。我问他们为什么没有去学习日本茶道。他们这样回复我,他们说生活已经太沉重,太压抑了,如果再去学日本茶道就会更压抑,因为日本茶道就是他并不是很开放,不会是释放人的个性。所以跟中国茶道这种开放,这种欢乐,不是同一种,情绪或者范围之内的。他们的父母呢,都是学过日本茶道的,而且都修行了几十年。但是这些茶二代却不喜欢日本茶道就说明时代在变,人家需求人的情感也在变。所以他们会选择当但是他们却非常迷恋中国茶道觉得非常的实用,非常的open开放,然后又非常的开心。而且比较包罗万象,比较包容。我有一个日本学员是去年的她呢,跟着她老公到了加拿大去定居,她是每到一段时间以后她就会回来跟一点点教。


青桐的日本学生


这个嫁到加拿大的那个日本人修养非常好,她先生的个知名日企的高管。爸爸妈妈都是学修日本里千家茶道。但是她更喜欢中国茶道,每年到寒暑假的时候都会过来学习,然后她到了加拿大,把我教她的东西,然后再教给加拿大的华人。我觉得这是一种传承,也觉得正统的中国的茶道,传统的中国茶文化传播给全世界,也是中国茶文化的对世界的一大贡献。


我还有一批俄罗斯的学员。他们给我的感觉就是特别热情奔放,跟日本人上课的风格是完全一样,你会被它那个比较逗,比较搞笑的那种。他们的性格也会影响到你,感染你,上课的风格也会变的很随性,很放松。但给日本人上课呢,是要严谨,然后安静。这也是符合他们的一贯审美。

俄罗斯的学员就是经常送礼物给我。这是我没有想到的,基本每次过来会带一块提拉米苏的蛋糕给你。日本人也是这样,送一些就是茶点,或者小小礼品给我。更让我感动的是,我小孩生日的时候,我的学生送了好多礼物给他。看到他们那么有心,我真的是很感动。



在教外国人的茶艺的时候,也发现外国人学茶的市场是非常非常的大的。我在苏州已经接不过来了,所以有很多我都是介绍给别人。但是很遗憾的是目前茶教学中很少又精通茶又精通外语,又懂中国茶文化的。我所以也希望有志于对外传播茶文化的志同道合的朋友,那些有外语基础的,或者有茶道背景的可以学学外语,这样子可以更利于向世界推广中国茶道。


外国小朋友在体验中国茶文化


而且我在,就是教他们茶的过程当中,我发现其实国外人对中医的认可度比国内人更高,这点我是非常意外的。所以为了让更多外国的朋友对中国茶道感兴趣,对中国传统文化感兴趣,开始努力地学习中医。

(本文原创,责任编辑:找茶)